汇编作品在出版市场中占有一定的比例,我国现行的《著作权法》中第十四条对于汇编作品有明确的定义,“汇编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对其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独创性的作品,为汇编作品。”由此,不难看出汇编作品与其他作品的最大区别在于其独创性,它是判断汇编作品的重要指标,其具体指编者对于内容进行筛选与修改,做出全局的统筹安排,同时,汇编人还根据内容采用相应的编排方式,目的是方便读者阅读和获知汇编作品中体现的,与之前已出版作品的差异内容。

因此,如果有作品并没有体现出汇编者的创造性劳动,那么该作品就不该算是汇编作品。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在内容和编排方式上对作品进行量化,如果该汇编作品的成果可以通过某种既定的方式、方法来推演得出,那么该作品就只是一个简单的汇总工作的成果。例如,整理人按照作品著作权人发表时间的方式汇成的作品,编辑将未经加工的优秀作文根据得分的高低进行简单排列的《优秀作文集》等等,这些通通不算做汇编作品。还要注意的一点是,内容选择、结构编排的独创性,具备其一即可。即使另一方面无独创性,也不影响汇编作品整体的独创性。

汇编作品作为汇编人的劳动成果,自然受到著作权的保护,即作为整体的汇编作品的著作权由汇编人享有。这里的汇编人可以是自然人或法人,也可以是相关的组织机构,他们负责提供资金或材料,组织人员进行创作。汇编人享有的著作权,同原作品享有的权利一致,如果他人想要使用,必须经过其同意。除此之外,他人如果使用该汇编作品,必须经原作品著作权人和汇编人双重许可,否则,就会侵犯其中一人的著作权。

目前,对于汇编作品的侵犯多表现在其独创性上,即抄袭或照搬原有汇编作品中汇编对象的选择和结构编排上。以图书《傅雷家书》为例,该图书由傅敏选编,内容不仅包括傅雷夫妇的部分家书,还有楼适夷的代序,原稿文章的译文等,这些都是汇编人傅敏的智力成果,他人不得侵犯。但个别出版社确自认为,《傅雷家书》因傅雷著作权超过保护期限而进入公版领域,直接将图书内容进行复制、发行,既使用了傅敏选编版本的编写体例,还运用到内容的选择创作。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出版社侵犯了汇编人的著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