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目前国际上主流的专利价值评估方法主要分为货币价值(市场价值)和实用价值。其中,货币价值是指在无形资产评估体系下专利权人所持有专利资产的货币净现值,用于技术交易或许可、公司兼并与收购、投资与融资、税收与审计等企业日常经营活动中;实用价值是指在企业知识产权战略的框架下,由于法律赋予专利权的排他性而延伸出的专利内部管理的价值,为专利的维权、维持、研发和市场运营提供依据。通常,货币价值评估称为定量评估,而实用价值评估也称为定性评估。本文侧重于实用价值评估的分析。

怎么对专利价值进行评估
专利技术性、法律性和市场性都会直接影响对专利价值的评估。于此,在专利价值评估项目中,需要设定至少技术、法律和市场三个维度的评估指标。目前大部分客户在采用技术、法律、市场三个维度对专利价值进行评估时,往往仅关注待评估专利相对于权利人产品的技术性、待评估专利的法律状态/分析结果、待评估专利对市场营销的作用,却忽略了同一行业其他竞争对手的相应状态,无视专利价值的相对性,即忽略了待评估专利所处大环境对专利价值评估的影响。

比如,很多企业在针对技术指标对专利价值评估时,往往侧重于“该项专利技术在所属技术领域的创新性”、“该项专利技术的技术壁垒/难度”、“该项专利技术对他人已有专利的依赖程度”、“该项专利技术方案的可规避性”、“该项专利技术对行业标准的影响力”,却忽略“该领域内,其他对手的专利数量多寡”,以及“行业标准中其他对手拥有的强影响力的专利数量多寡”的影响作用。而实际上,就专利价值评估而言,专利相对数量以及相对质量比绝对数量和绝对质量更具有科学性。比如,A公司拥有10件图像处理专利,整个图像处理行业专利总数为1万件;A公司还拥有10个无接触充电方面的专利,而整个无接触充电方面的专利总数为50件。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情况下,A公司拥有的无接触充电方面的专利价值可能高于其拥有的图像处理专利的价值。在对某公司的某一专利群进行专利估价时,一定要将该公司与竞争公司在同一技术架构矩阵中的布局图进行对比分析。

专利权是国家机器按照一定的法定程序授予申请人的权利,若专利权的维权和运用都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和规范,因此在专利价值评估过程中,我们还要考虑法律因素对专利价值的影响。比如,我们需要考察待评估专利的权利要求保护范围,如果某一权利要求保护范围过窄,无法涵盖侵权产品,或竞争对手很容易绕开的话,我们就认为其价值较低。再如,在法定过程中存在可直接导致案件无效的情况,此类情况有审查过程中明显超范围,未经保密审查在海外递交了同族专利申请,美国案件申请过程中未递交I D S等,都会导致专利价值的降低。同族专利法律状态的分析对价值评估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在实际的专利许可谈判过程中,如果同族专利群中有一个专利申请,特别是初始国家的专利申请被驳回,对整个专利族的专利价值的负面影响都是巨大的。另外,是否监测到对该待评估专利的侵权行为以及获取侵权证据的难易,都对待评估专利价值的大小有直接作用。

除了对待评估专利的法律因素进行分析外,竞争对手的法律因素也直接影响着权利人的专利价值。即,他人的专利法律缺陷(可以参照上一段落对待评估专利的评估方式,对于无法涵盖本公司产品的他人专利无需考虑)越多,其专利价值越低,就可以反衬出待评估专利的价值越高。另外,笔者认为已有类似专利侵权赔偿额的大小,以及专利纠纷对市场份额和准入资格的影响程度更大程度地决定着待评估专利的专利价值。类似专利侵权赔偿额越高、对市场份额及准入资格影响越大,表明待评估专利的价值越大。比如,由于苹果、三星、GOOGLE,微软、爱立信、华为、中兴、小米等厂商之间频繁出现,数额绝大,并且直接设置销售禁令的诉讼赔偿,使得现有智能手机的相关专利价值水涨船高。

在讨论市场因素对专利价值评估的影响时,除了考虑待评估专利在权利人产品上所体现的价值(“该项专利技术所对应的产品功能在产品中的重要性”、“该项专利技术所对应的产品功能在市场中的认可度”、“该项专利技术所实现的功能在市场中的生命力”)外,也需要考虑该专利在竞争对手产品中的作用。如果待评估专利在竞争对手的产品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哪怕该专利在权利人公司的产品所产生的作用较小,也不影响该专利的巨大价值。

除了考虑待评估专利在产品上所体现的价值外,更需要考虑专利作为资产本身的交换价值,具体可以从该项专利对应的专利池的运作情况来分析。对应专利池每年的许可授权费用越高,则该项专利价值越高。在对现有市场的专利池状态进行调查时,可以按照国家、产品线、功能线、IPC分类号、专利池内专利数量、不同使用方式的付费情况等方面进行评估。通过专利池的运营状况来分析待评估专利的价值,可以更加客观的得出待评估专利的资本价值。